书斋网 > 科幻小说 > 独狼玩家 > 第四十八章曾经
苏幕遮僵硬的回过头,果不其然看到了西西。
她倒提着白色的龙影剑背在身后,雪白的剑士服上沾染了大面积的猩红,就连白皙的俏脸上都染上了点点滴滴的血液,可想而知她刚刚干了什么回来。
偷人东西被抓了个现行,苏幕遮也尴尬的举手笑道。
“那个啥,嗨。”
游龙步!
西西脚尖一点,直接化作白影冲进苏幕遮怀里。
她紧紧箍住身体有些僵硬的对方。
“我就知道你会来,你加入了晓组织,画像早就传遍了忍界,我一眼就认出了是你,我一直在这里等你,等你来找我,幕幕。”
苏幕遮被西西抱住后感觉压力很大。
虽然看她砍别人的时候看的很爽,但是被她这么来个熊抱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。
这种感觉他体会了很久,五年,足足五年!五年他和西西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这种感觉!
那种命不在自己手里的感觉,现在又久违的回来了!
苏幕遮叹了口气,虽然他不怕死,但是这种剑架在脖子上的感觉绝对不好受。
那是一种生杀夺予,生死皆在对方一念之间的感受,如果不是他,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忍受这种感觉。
人有五重需求,排在第一的是安全需求,第二是生理,第三才是爱和归属感,第四是尊重,第五是自我实现。
这也就是说,当一个人处于一种不安全的环境下时,他是感受不到其余四种需求的。
面对一个随时都能弄死自己的人,他是感受不到爱,感受不到欲望,也感受不到尊重和什么梦想的。
就是好像绵羊和老虎相爱,老虎再喜欢它,绵羊也是怕的。
当然了,苏幕遮不喜欢西江月,绝对不是因为两个人巨大的实力差距。
和别人不同,他真的是一头不怕老虎的绵羊。
他不喜欢西江月,是因为西江月根本不尊重他。
“西西,我们已经结束了。”
苏幕遮叹息道。
果不其然,听到这句话,西西迅速面色一变,冷冷道。
“你不要再说了,我不会听的。”
她朱红的独眼凝视着苏幕遮,眼中的情愫渐渐化为坚定。
“我和江已经商量过了,要把你永远留在身边。”
苏幕遮沉默了,片刻后开口道。
“即使我不愿意?”
没有任何犹豫,一项对苏幕遮温柔无比的西西坚决道。
“即使你不愿意。”
苏幕遮笑了一声,略带嘲讽道。
“这就是你对我的爱?我是你的玩具吗?”
西西独眼中涌出怒火。
“那也是你先招惹我的!”
苏幕遮有些无语。
就是因为知道这个结果,他才选择了和西江月还有组织同归于尽。
毕竟这两家他任何一家都打不过,不然他能怎么办?他也很绝望啊。
但是…现在不一样了。
….

看着怀里的女人,苏幕遮眼神变得冷淡起来,虽然很不愿意和她交手,但好像也只有这么一个选择。
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就只有打了。”
听到这话,西西淡淡开口道。
“你打不过我的,幕幕。”
西西搂着他的腰,仰起头凝视着他,语气平静的仿佛在陈述事实。
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无论是在现实世界,还是进入了灰色平原之后,你都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说到这里,她又安慰道。
“当然这不是你的错,因为不止是你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是我的对手。”
西西用最平静的语气,说着最狂傲的话语。
“你能杀我的机会只有一次,五年前的华夏的那场论剑大会,我西家被灭门的那次,是你唯一杀我的机会。”
“因为那时候的我,并不是无敌的。”
此话一出,西西朱红的独眼闪烁不定,一段段的记忆画面在脑海闪过。
五年前,现实世界。
夏国,里世界,论剑大会。
“看,那就是西家的剑妖”
“咦,长得真丑啊”
“是啊,和妖怪一样”
“嘘,别被她听见,她老爸可是西家之主。”
“西家之主又怎么样,她爸只把她当做工具而已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如果不是当做工具,谁会把自己亲生女儿培养成剑妖啊。”
剑道大会之初,女人孤身一人坐在角落,盖脸的黑发和包裹全身的衣服依旧难掩她一身的烧伤和丑陋。
一群人不停议论,脸上戏谑的对她指指点点,听到这些嘲讽话语,她一声不吭,只是更加抱紧了手中长剑。
大会中期,那个自称为她父亲的男人发起了政变。
“四大家族的族长齐聚一处,西江月,到了你为西家出手的时候了,把他们都给我杀光!”
“家族培养了你整整二十年,让他们看看我西家最强剑术的厉害!”
“西江月你这个孽女,你在干什么。你为什么不出手!”
“西江月,你这样做对得起西家吗?!”
“你就是个叛徒,叛徒啊!”
随后是惨叫,屠杀,鲜血,残肢断臂,她就这样静静看着,直到西家所有成员全部阵亡,她都没有出手。
三大家族的人静静看着她,脸上再次露出了嘲弄的表情。
“西家的人死完了,要把她也杀了吗?”
“哼,西家逆谋推翻剑坛,弑杀我三大家族高层,杀了她也是名正言顺!”
“还是留着吧,毕竟由我四家举办的论剑大会,只有三大家族也怪没意思的,留着她上场可以好好羞辱羞辱西家。”
记忆片段快进,来到了大会末期。
“为什么是这个丑女人最后夺魁?”
“她凭什么夺魁?西家逆谋造反,她根本没有这个资格成为华夏剑道第一人。”
“没错!大家一起上,把这个西家余孽斩草除根!”
….

听到这里,她睁开布满血丝的独眼,杀气冲天,体内三个意识同时解放,无与伦比的剑技第一次施展而出。
那些德高望重的剑道老者,冉冉升起的剑道新星,各种各样的剑术天才,世家剑子全部败在她的剑下,无一幸免。
论剑大会现场成了屠宰场,近百人被她血洗,世人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如此恐怖的剑术。
他们惊恐的称她为剑妖,不仅是因为西家培养剑妖的秘法,同样因为她的剑术如妖似魔,骇人无比。
然而人力时有穷尽,在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之后,她的体力也几乎耗尽了。
“她已经没力气了!”
“她杀了我们这么多人,堵着门,别让她跑了!”
黑发的女人持剑跪地,浑身染血,眼神淡漠,那是一种对自己生死都毫不在意的淡漠。
身周一群持剑者面容兴奋,带着嗜血和跃跃欲试。
能够杀死这样的剑妖,是他们无上的荣誉。
“要死了吗…无所谓了…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西西如此想道。
“可恶,有点后悔了,应该亲手杀了那个老东西报仇。”
江如此想道。
“杀!”
月已经陷入了杀戮的疯狂之中。
女人神情淡漠,她早已经有了死志,而且这不是她一个人格的决定,而是三个人格同样的决定。
而这次论剑大会,是给她自己毫无意义的人生画上的完美句号。
然而她已经准备赴死,一个意料之外的男人却突然闯入了进来。
“啧啧啧,这么多人打一个,要不要脸啊。”
“你是谁?”
“大家好,我来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完美杀手,组织杀手榜单排行377名,一项以优质的服务和亲民的价格深受父老乡亲的喜爱。”
“组织?难道是那个组织。”
“并购,答对了,请你们吃炸弹啦!”
轰轰!
爆炸声中,那个一身黑色风衣的少年抓住了她的手,一路飞奔出去。
身边爆炸声不断响起,旁边都是惊恐的大叫,他却哈哈大笑,拉着自己的手狂奔。
时间仿佛慢了下来,西江月三人都愣住了,那是她与他的第一次相遇。
安全后,一处无人房屋中。
“为什么救我。”
西西冷冰冰道。
“唉,为什么总有人问我为什么呢,那我是不是也能问我为什么不能救你?”
男人摇头晃脑,手里还在数着几张零散的钞票。
“我们不认识。”
“嗯,也许是因为你长得好看?”
男人突然转过头,恍然大悟一样说道。
“我杀了你。”
从没被人这么调戏过的西西恼羞成怒,拔剑出鞘抵住他的喉咙。
剑锋停在男人的脖子上,划破了他的皮肤,鲜血从小口子里流出,染红了他的衣服。
男人一愣,脸上笑容却更大了。
….

他丝毫不惧,甚至往前踏出了一步,这种勇气,让西西有史以来第一次收剑了。
一步,接着一步,直到把西西逼到了角落,无路可退,他才撩起对方的头发,看着那些烧痕遍布显得格外骇人的脸,突然开口道。
“我要亲你了!”
他语出惊人的话,让西西浑身一震,她感觉血液涌到了脑子里,浑身发麻,这是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极为奇怪的感觉。
她后来才知道,这种感觉名为害羞。
“你敢!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
而下一秒对方的所作所为却让西西大吃一惊。
剑顶住对方的喉咙,他依然前进,剑锋划破了他的皮肤,血肉,气管,他就这么顶着这把锐利的剑,吻在了她的唇上。
西西也随之瞪大双眼。
死亡,是她给予自己的保护伞。
从小到大她就像个刺猬,用死亡来保护自己。
可是当有人连死亡也不怕,攻破了她唯一也是最后一道防线时,她便不知所措了起来。
柔软的感觉从唇上传来,心脏跳的比任何一刻都快,她浑身发软,一点力气都使不上。
乒乓。
西西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,这是她第一次,也是这一生唯一一次脱手。
……
时间回到现实。
西西的眼中,俊美的青年与当时少年的面容重合在了一起,他一直没变,始终是那样。
而她也没有变,依旧是她。
西西伸出手,温柔的抚摸着苏幕遮的面庞,她的眼神坚定,没有半点动摇。
“错过了那次,你已经没有了亲手杀我的机会,因为你,所以我是无敌的。”
而她手中的龙影剑不知何时已经刺穿了男人的喉咙,如同当时一样。
不一样的是,当时的那一剑是男人主动撞上来,如今的一剑却是她主动刺出去的。
“幕幕,对不起。”
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,可是这一剑真的刺出时,泪水还是从西西的眼中涌出。
“当时你可以不管我,但是你没有,你救了我,你让我重新对这个世界有了留恋,所以…”
话音刚落,西西就踮起脚尖,一如当时他吻她那样吻了上去。
随着一阵肉体切割声,苏幕遮的无头尸体彭的一声倒在水面上。
一吻将必,西西慢慢蹲坐在水面上,双手捧着苏幕遮的头颅,高高抬起。
苏幕遮的表情定格,脖颈的断口处,滴答滴答的鲜血流下。
她泪水也涓涓流出。
“对不起幕幕,我也不想这样,但这是你欠我的,你必须还给我。”
说着她将头颅紧紧抱在怀中,好似这样两人就永远不会分开。
这一幕把一旁吃瓜的吃吃都给看傻了,心说主人这女朋友也太变态了。
上一个是挖心,这一个是斩首,之前没有不死之躯的时候,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?
对此苏幕遮不发表任何想法,他此时已经以幽魂形态潜入了水底,远远逃离西西了。
….

虽然说之前说好了要打,但是仔细想想打个毛啊。
就目前光西西一个人的战斗力已经妥妥的神级玩家了,他可不想上去送死。
而且死不死的了还不好说呢,从对方毫不犹豫把他斩首杀掉来看,这根本不可能是西西的作风。
唯一的理由是,她一定有什么能够通过死亡支配奴役他的方法,就像是卡莉娅的鲜血魔井一样。
他不跑难道留着等她杀吗?
万幸他带的是猎魂使者称号,如果只有血魔剑主称号,那么就只有打这一条路,猎魂使者的跑路能力绝对无敌,他悄悄溜走,西西完全没有发觉。
逃出一段距离之后,苏幕遮又把吃吃给收了回来,然后叫出梦魇魔驹翻身上马,一路狂奔而去。
而这边,西西正在沉浸杀死苏幕遮的强烈心理谴责之中,还未平息。
其实如果不是苏幕遮已经再三明确表示分手,她绝对不可能这么做。
天知道她有多爱这个男人,她可以为了他的一句谎言赴死,但是她不能接受对方离开她。
“幕幕,等我复活你之后,我会好好补偿你的,你不要怪我,我也不想这么做…”
西西抱着苏幕遮的头颅低声说道。
“我会给你洗衣服,给你做饭,我会做一个合格的妻子,给你想要的一切,也会让江不要欺负你…”
似乎想到了什么,她的面色潮红起来,抱着苏幕遮头颅的手臂也更紧了。
“江太坏了,都怪她老是欺负你,你才想着逃离我,和我在一起,我会努力保护你的,唔。”
而这时头颅忽然化为灰雾,缓缓消散在了她的手中。
怀里空无一物,帐然若失的感觉让她伤感了好一会,即便能够复活对方,但亲手杀死最爱的人依旧是她自己。
等等…
好像有什么不对。
西西回过神来,她的面板上并没有击杀提示。
也就是说…
“真蠢啊,让他给跑了。”
好听的御姐音在内心响起,西西眼神一寒。
“江,你醒了?”
“早就醒了,在你抱着那家伙脑袋的时候。”
“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?”
“提醒你干嘛?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,各自使用身体的时候互不干涉,现在是你的时间,我不会插手的。”
“是吗?”
西西有些愤怒,她能感觉到江的戏谑,她是故意把苏幕遮放走的。
“嗯,哈哈,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?”
江也知道西西察觉了,笑道。
西西冷冷道。
“什么有意思?”
“他呀,忍了五年,我还以为他准备忍一辈子呢,没想到终于开始反抗我了。”
江得意的笑着。
“就是他会反抗的这一点,才显得特别有意思。”
虽然只能听到声音,但西西好似能看到江那张带着恶劣笑容的脸,这让她十分不悦。
“等他回来以后,我可不许你再像以前那样欺负他了,他之所以会离开我,绝大部分都是因为你。”
察觉到了西西的不悦,江打趣道。
“哦,心疼了?你和他的事我不会管,但我和他的事你也少管,这可是我们约定好的。”
西西听到这话冷哼一声,大步离去。
“他跑不掉的。”
.
...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