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斋网 > 科幻小说 > 纸片人老公成真了 > 第106章 凯洛,你得负起责任来
换好衣服之后, 凯洛在梳妆镜前坐下,艾斯特尔站在他身后为他打理头发。

凯洛的头发不算很长,没办法盘出繁复的发型, 艾斯特尔虚虚的把他的头发拢好,倒也弄得中规中矩的。

“我有弄疼你吗?”艾斯特尔体贴地询问,凯洛摇头, 艾斯特尔的动作很温柔,一点也没有弄疼他。

古罗迪斯夫人和蕾尔给他梳发的时候就完全没有这么温柔了, 她们下手很重, 扯得凯洛头皮发疼, 那时候他还以为这是所有女孩都要承受的疼痛, 心中对她们还产生了许多的佩服。

没想到, 其实梳头发也可以不那么疼的。

“我对着模特练习了一段时间。”艾斯特尔像是闲聊, 又像是在澄清:“我买了一些发型模特用来练手,一开始, 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,会把黏在它们头上的假发扯下来。但是慢慢地, 我发现了诀窍。”

他修长的十指在凯洛的发间穿梭,声音温柔低沉,“诀窍就是要耐心, 动作要轻,要慢慢来。”

“可是在面对那些发型模特的时候, 我很难用好这个诀窍, 因此也总是失败, 又需要大量的练习。”

艾斯特尔固定好发型,开始挑选首饰给凯洛戴上:“直到现在,我才发现, 其实我之前总失败,那不是因为我的技巧不够,是对象不对。”

他俯下身,去拿梳妆台上的发饰,温热的吐息拂过凯洛的耳边,伴随着低沉的笑意:“在面对你的时候,我的耐心总是无穷无尽。”

凯洛脸红了。

这实在不能怪他,艾斯特尔的情话太动人了,常年与枯燥的学业为伍的学生根本招架不住。

凯洛被艾斯特尔打扮一新,再抬眼看向镜子时,几乎都要认不出镜子里的人是他自己了。

“还喜欢吗?”艾斯特尔站在他身边,“有不喜欢的吗?我们再换。”

凯洛无所谓喜欢不喜欢,他打量着镜子里的人:艾斯特尔外貌俊美,无可挑剔,不必说了。镜子里的另一个人是位“少女”,穿着淡黄色的舞会长裙,头上,身上,脖颈上都缀满了名贵的首饰。

随便哪一件首饰都能买下至少十个他家那样的小庄园。

“别担心会弄丢它们。”在凯洛想摘掉一些首饰的时候,艾斯特尔轻描淡写地安抚他:“丢了再买就是了,亲爱的,别为我节俭,没有钱固然是悲哀的事,可过剩的金钱会让人更加悲哀,为了减少我的悲哀,你尽可任意花费我的金钱,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讨你欢心,说句不谦虚的话,我的财力足够雄厚,几件首饰而已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凯洛听完他的话之后,愧疚地低下了头。

即使他从未接触过情爱,他也明白艾斯特尔是爱上了“凯萝”。

可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“凯萝”,他只是一个虚伪卑劣的欺骗者。

有那么几次,他想告诉把一切的真相都告诉艾斯特尔。

但在说出口之前,他就胆怯了。

他担心自己坦白之后招来古罗迪斯家族的怨恨,更担心引来艾斯特尔的憎恨。

他很害怕。

“怎么突然不高兴了?”

艾斯特尔对凯洛的情绪波动非常敏感,“是不是不舒服了?或者是不想去舞会了?”

“……还是说,我有什么地方惹恼你了吗?如果是的话,我向你道歉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他抬起头,对上艾斯特尔那双蕴藏着关切的眼眸,几乎都要把真相都告诉他了。

但他终究没有这样做,喉咙梗塞了一下,垂下头:“……我只是有点渴了,想喝水。”

“好,我去给你倒。”

艾斯特尔离开他去倒水了。

一个养尊处优的公爵阁下,不仅为他梳发,戴首饰,现在还像个仆从一样去为他倒水。

凯洛的愧疚更深了。

艾斯特尔端水回来的时候,他也想好了。

他要把真相告诉艾斯特尔,就现在。

尽管他对贵族的事并不清楚,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耳濡目染,他也明白了一些事。

比如说,虽然现在艾斯特尔和“凯萝”已经订婚,并且确定了婚期,可是,只要他们没有一齐出席社交场合,那么这些就都是可以随时更改的。

可只要他们一起出席了今晚的舞会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算是板上钉钉,不能再改变了。

如果之后再发生什么变动,那就是一桩不体面的丑闻,对双方都会有影响。

艾斯特尔什么也没有做错,他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。

艾斯特尔不欠他的,也不欠古罗迪斯家的。

同样,他凯洛也不欠古罗迪斯家的。

至于之后,他会先试着回到学校去,如果古罗迪斯家报复他,让他不能继续学习下去,或者艾斯特尔不想再见到他,那他就换一个城市从头再来。

他可以去给别人当家庭教师赚生活费。

凯洛决定要坦白,不过向他人承认自己说谎并不容易,他的手搅在一起,肩膀也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。

“怎么了?”艾斯特尔为凯洛倒好了水,“我为你端了水来。”

“我……我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凯洛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,可他还是坚持着说了下去。

他说了古罗迪斯家族的目的,也把自己当初答应他们的原因坦白了出来。

“……我为了我自己考虑,决定答应他们……一起来欺骗你,对不起……真正的凯萝还在路上……”

艾斯特尔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

良久,他才开口:“当初我第一次到古罗迪斯家时,隔着窗看见了你。”

“我问蕾尔·古罗迪斯你的身份,她告诉我你是她的姐姐,随后,我告诉她我第二天会去拜访她的父亲。”

艾斯特尔的话让凯洛发现了一些异样,但现在不是探究真相的合适时机,艾斯特尔反常的平静态度让凯洛害怕起来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凯洛没办法做出什么弥补,只能苍白无力地道歉。

他抖着手开始解自己身上的昂贵首饰,“我想你也不想再看到我了,我这就走。”

艾斯特尔力道轻柔地捏住了他的手腕:“我不相信。”

他遏制住了凯洛的动作,“我不相信,亲爱的。”

他像是一个不愿意接受现实的人,执拗道:“你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凯萝呢?”

凯洛解开了自己脖子上的系带,露出了自己的喉结。

但艾斯特尔仍旧不相信,“有时候,女性的脖颈上也会出现一些类似喉结的凸起,但那只不过是相似而已,并不是真的喉结。”

凯洛能理解艾斯特尔这种不愿意接受现实的心态,“我没有必要骗你,艾斯特尔,对不起,但是我想我该走了。”

他又抬起手要摘首饰。

艾斯特尔再一次制止了他,“亲爱的,我很欣赏你的幽默,不过现在我们该出发了。”

“我没有骗你,艾斯特尔。”

凯洛情急之下,直接抓住了艾斯特尔的手摁在自己的胸前,“你现在相信了吧。”

“这什么也代表不了。”

艾斯特尔依旧不相信:“据我所知,许多淑女们都有这种烦恼,亲爱的。”

他收回了手,依旧坚持要带凯洛去舞会。

“艾斯特尔!”

凯洛挣开了他的手,“我对不起你,我很抱歉……你别这样……”

他的话似乎终于让艾斯特尔认清了现实,艾斯特尔松了手,有些颓然地在他身边坐下,“你让我想一想,好吗?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除了抱歉,凯洛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
艾斯特尔制止了凯洛想要摘发饰的举动,“先别动,亲爱的,让我想想。”

凯洛就不敢再动了。

他低着头坐在艾斯特尔身边,紧张地搅着双手,等待接下来的审判。

艾斯特尔看向他,“我还是不能相信,凯萝。”

顿了好一会,他说道:“……你愿意让我眼见为实吗?”

艾斯特尔的意思很清楚,而这要求让凯洛难堪。

可现在是他做错了,他还有什么资格拒绝艾斯特尔的要求呢?

所以他点了头,“好。”

这件繁复的舞会礼裙穿起来很复杂,脱下却意外地很方便,凯洛将背后的蝴蝶结解开,柔顺的丝绸布料就顺着他的肩头往下滑,再轻轻一扯,上身就露了出来。

青年皮肤白皙,腰腹处的曲线也很柔和,但事实摆在眼前,尽管动人,可这的的确确是一个男性的上身。

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艾斯特尔没有发怒,他接受了现实,露出一抹疲惫的微笑,伸手拉起滑落的长裙给凯洛穿好,“穿上吧,现在虽然已经是初夏,但冷空气还在流窜,我总是不希望看见你生病的。”

他默不作声地给凯洛系背后的系带,他不说话,凯洛也不敢开口。

“你骗了我。”

完成手上的工作之后,艾斯特尔平静地指出了这个事实。

凯洛动了动嘴唇,又道了歉。

“但是我的爱收不回来了。”艾斯特尔的语气依旧很平静,“凯洛,没有人能做到把自己的爱收放自如,给了就是给了,再也收不回来了,你知道吗?”

他没有斥责,但这种平静的态度却让凯洛更不好受。

他宁可艾斯特尔勃然大怒地打他一顿,也不想面对这种平静的指责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我?那么,你愿意为了你的错误承担责任吗?”

“……我愿意。”凯洛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:“我会尽力补偿我的过错,如果你想,我可以现在就离开这座城市,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。”

“我要的可不是这个。”

艾斯特尔逼近了凯洛:“我说过,我的爱收不回来了,我把我的爱给了你,凯洛,你得负起责任来。”

“……你想我怎么做?”

“很简单。”艾斯特尔笑了,他的笑容很淡,带着些诡谲:“我把我的爱给了你,所以我要你把你的爱给我,这很公平,不是吗?”

他用指尖轻轻按压住凯洛的嘴唇,“我不想听到拒绝的话,凯洛,我不在乎你的性别,我都可以接受,我要你的爱,我要你和我结婚,如果你想弥补我,就把我想要的给我。”

“我不好吗?”他自顾自地说下去:“我的样貌不差,财力也雄厚,我可以把我的家产给你挥霍,我也会尊重你的意愿,照你的吩咐做事,而我要的不多,我只要你的爱,这无论如何也不算过分,不是吗?”

“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给。”

错了,一切都错了,可现在凯洛已经无力把事情扳回正轨,只能将错就错的走下去。

“我可以等,我很有耐心,我们可以慢慢来。”

艾斯特尔并不咄咄逼人,他很清楚,想要得到他想要的,他就得按照诀窍来:

要有耐心,要慢慢来。

“我并不会剥夺你的生活,凯洛,我不会把你关在我的庄园里,相反,等婚礼结束后,我会让你去继续你的学业,如果你想要在之后成为一名医生,我也没有意见,我会让你去做你想要做的一切,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,只要你记得按时回家。”

艾斯特尔的话打消了凯洛的最后一丝顾虑。

“所以,现在和我一起去参加舞会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凯洛答应了。

他的回答让艾斯特尔微笑起来。

——他什么也没做,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谎言,只是问了蕾尔·古雷迪斯一个问题。

就一个问题而已,她就把他的宝贝端在餐盘里送给了他。

所以看,掌握诀窍是最重要的。

要耐心,动作要轻。

要慢慢来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艾斯特尔可真是个坏东西!

没有钱是悲哀的事,但是金钱过剩则更加悲哀。——托尔斯泰

(引用时做了些改动)

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洄风 2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旁人、绯闻 20瓶;清水墨魇、行者自无疆、普拉斯 10瓶;东流_ 8瓶;我大爷姓蒋 2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